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> 新聞頻道 >> 都昌人物 >> 正文

傳家訓揚新風之177/ 薌溪鄉彥灣余村:“雪景大王”余文襄的粉彩人生(中)

我要評論  2020/9/28 9:12:58   瀏覽次數:

【家訓家規】吾族自祖宗以來,德積勤儉,才有今日,誠不可不知起家之艱,世守之重。人須專一業,業必求精,士則成名,農則余粟,工則致巧,商則盈資,此之謂各安生理也。

風雪歸人:行走在瓷都的春色里

1949年4月,景德鎮市解放,如果把這一歷史轉折點看作余文襄人生的分水嶺的話,這個節點既處于他80余載生命歷程的中點,更是新舊兩個社會里余文襄由“老藝人”到“陶瓷美術大師”的華麗轉身。1964年余文襄創作了巨型陶瓷壁畫《瓷都春色》,春天里的雪景于瓊樓玉宇間透出陣陣暖意,其實也正合了余文襄走在春天里的愉快心境。

余文襄在創作

1950年,余文襄加入了陶瓷加工業組織。1954年,作為陶瓷美術界知名人士,余文襄被調進景德鎮市第一個國營性質的建國瓷廠,從事生產和研究工作。1958年春,調往市出口瓷彩繪工廠,任研究員。同年10月,調入景德鎮藝術瓷廠,后未再變動。從1950年代起,余文襄歷任景德鎮市第三屆、四屆、五屆、六屆政協委員,市第三屆、第四屆、第五屆人大代表,并被吸收為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、中國工藝美術協會會員。1959年市人民委員會授予他“陶瓷藝術家”稱號。1983年10月,作為江西省特邀退休工人中唯一一人,參加中國工會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。2011年1月,被權威機構追授為中國陶瓷美術界的最高榮譽“中國陶瓷美術大師”稱號。

余文襄在陶瓷藝術上,秉持“師古不泥,創新不亂”。雪景粉彩是“冷門藝術”,專攻的藝人甚少,且難學難精。余文襄談起創作體會時,如此道來:“我認為粉彩雪景若因循守舊,則趕不上時代潮流;如丟掉傳統,便將失去景窯特色?!彼鴥纱胃氨本﹨⒂^學習,他抓住一切機會觀摩各種流派的名畫,取其所長,為我所用。問君哪得白如雪?唯有空中精靈來。余文襄非常注重深入生活,生活的源頭活水催生精品問世。他每逢下雪,必外出觀景寫生。1961年1月隆冬季節,風雪交加,當世人以藏居于溫暖的家中為快樂時,余文襄卻視作為觀察雪景、體悟意境的最佳時光。他冒著嚴寒,獨自一人前往浮梁縣東部的金竹山寫生。沿途崇山峻嶺,坡陡路滑,為了獲得最佳的雪景素材,余文襄幾乎踏遍了金竹山墾殖場的山山嶺嶺。從丘陵起伏的水源,到四面環山的桃嶺;從怪石嶙峋的楚崗,到層巒疊嶂的曹村;從云遮霧掩的集源,到松竹掩映的老革命根據地程家山,無不留下了他的足跡。1月18日上山,28日返回,歷時整整十天。返回市區的當天未搭乘上汽車,年過半百的余文襄便從鵝湖獨自步行而歸,行程逾85華里,抵家已是萬家燈火時。藝道酬勤,根據這次寫生素材,余文襄創作出瓷板畫《金竹山風光》,給黨的40周歲生日獻上了一份厚禮。1960年代初期,余文襄的雪景創作形成一個小高潮。1960年創作的大型瓷板畫《瓷都風光》、1962年完成的瓷板畫《紅色安源》、1964年創作的巨型陶瓷壁畫《瓷都春色》等雪景作品,頻頻獲得國家級、省級大獎。文革期間,余文襄因所謂的“歷史污點”被下放農村,放下了心愛的畫筆,直至落實政策重返藝術瓷廠。傲骨行天下,雪寒育勁松。余文襄重返藝術創作崗位后,向黨組織遞交入黨申請書,以此證明他不是舊時代的“兵痞子”,他是新時代可信賴的人。

余文襄雪景作品

改革開放東風拂,瓷都春色更迷人。古稀過后的余文襄藝術生命迎來了第二個春天。1980年創作的《掃雪圖》《賞雪》《飛雪》《風雪歸舟》四塊2.4尺長條瓷板畫,1983年在無錫舉辦的全國工藝美術百花獎評比會上榮獲“金杯獎”。根據親身鄉居生活體驗創作的2尺瓷板畫《風雪夜歸人》,以構圖新穎,鄉土氣息濃厚大獲贊譽?!鹅`臺積雪》中日照雪原,枝展亭榭,觀者游目騁懷,襟懷大開,眾望所歸斬獲全國百花獎一等獎。余文襄的粉彩雪景,成為為國家出口創匯的搶手貨,近九成銷往國外。1978年創作的150件粉彩雪景梅瓶,赴京展覽會上被外賓以高價收藏。以上獲獎作品,連同《程門立雪》《瓊閣飛花》《江天雪齊》《寒江夜泊》等成為一代大師余文襄的雪景粉彩的代表之作。

余文襄雪景作品

雪山之巔:玉宇里的藝術王國

如果說“中國陶瓷美術大師”是官方權威部門在余文襄逝世18年后實至名歸的追授,那么,“雪景大王”之譽便是民間對余文襄的廣泛認可,而且錄入了他生平介紹的各種資料。余文襄在他辭世的前一年,如此正面談及對“雪景大王”稱謂的淡定態度,這也反證出在他生前“雪景大王”的冠冕已令他德劭聲隆。世人對有真才實學的大師總是崇敬有加,但在世風有些浮躁的當下,一些盛名之下其實難副的“大師”拽虛冠以盜世。余文襄如是說:

人們賜我“雪景大王”稱號,是對我藝術上的推崇,但我是不大贊同的,歷代著名畫家,從來沒有被人譽為某某大王的。后人慕仰他們,每每以最美好的詞匯稱譽之,諸如藝術大師之類,唯獨沒有“大王”這頂桂冠。盡管本人持有不同意見,而這個稱號卻不脛而走,不僅在國內叫開了,而且隨著我的作品遠銷海外,也流傳到亞美歐非和港澳臺。

余文襄雪景作品

余文襄的雪景粉彩師承珠山八友之一的何許人,有后人評價其實他的藝術成就有“開宗立派”的成就。那么,余文襄的雪景作品王者之氣在何許?于此,一千個觀賞者有一千種表達,我們不妨實錄余文襄本人、他的同時代畫友、他曾經的同事,對“雪景大王”藝術魅力的評說。

何許人雪景作品

余文襄1992年82歲時留下了一篇由他口述,薌溪聲揚老鄉余靜寰整理的《我的瓷畫藝術生涯》一文。生于1925年的余靜寰先生祖籍薌溪鄉麻園村,是景德鎮陶瓷實業家余用正的兒子。他文字功底過硬,對都昌人在景德鎮的文史資料也深懷情懷去存錄。他對講述者的記錄盡管說不上原汁原味的口語化,可以看出有文彩上的修飾,但畢竟得到過余文襄本人的認可。在文中,余文襄如此評價自己的創作風格:

如果說我隨著年齡的增長,畫風逐步有所改變的話,那么我中青年的作品,似乎可用“體物精細、狀寫傳神、筆墨秀潤、景物清雋”16個字來概括。步入晚年,恕我狂妄,耳雖重聽,但思想更加集中,畫風遽變為豪放粗獷,景物勢狀雄峻,筆跡磊落,生動而有立體感。所謂“意存筆先,畫盡意在”者是也。

徐煥文作品

1932年出生的江西東鄉人徐煥文是高級工藝美術師,師承“珠山八友”之一的汪野亭之子汪少平先生,以陶瓷粉彩山水見長,代表作為“井岡山主峰瓷盤”。他曾任景德鎮藝術瓷廠美術研究所副所長,主持美研所日常工作。從1960年起,他與余文襄先生一直在美研所同事。余煥文非常尊敬和崇拜余文襄,尊稱他為“雪山巨匠”。徐煥文以同行的精準如此評述前輩余文襄具體的創作手法:

余老以中國畫的水墨黑白灰色調,運用到陶瓷粉彩雪景山水畫中,使畫面清澈空寂,出塵脫俗。他在畫雪景山水的石頭皴法上,也另辟蹊徑,用裝飾性很強的卷云皴來表現近景的石頭,既厚重又美觀。遠景則用灰色淡料輕輕一掃,層次隱約深遠、寒氣逼人。中景略用些短淺小斧皴法,使整幅畫面層次分明。老樹也畫得非常好,枯樹枝穿插錯落有致,晶瑩剔透有空靈之感,畫松樹蒼老勁健,畫松針更有創意。他很少畫傳統金錢針,他總是把近景松針畫成大朵,大朵磨菇云狀松針層層疊疊地覆蓋在松樹桿上,烘托出大雪壓青松的意境……余老師在作品構圖上也非常講究,有時畫面極其簡練,卻寒氣逼人。若畫起“梁園飛雪”、“瑞雪兆豐年”等喜慶場面,則表現生機勃勃喜氣洋洋的歡快場景。他在樓臺、房屋、人物等等上點綴著赤橙黃等暖色調,使白茫茫一片寒冷的畫面透出祥和的絲絲暖意。粉彩雪景填色也是一道很重要的工序。紅店佬有一句俗話說:“畫得好不如填得好,填得好不如燒得好”,雪景山水的填色,看起來簡單就一道白色,其實很難,填時只是一種白色在畫面上推進,但燒出爐后,畫面要層次分明,雪的質感性強。余老師填雪景工夫很深,是高手,對玻白顏料非常有研究,他喜歡用傳統玻白,燒出來發色白度純,白得像玉一樣,老紅店佬行話形容白得跟豬的板油一樣好看,使畫面和瓷的釉面之間的白度和諧融洽,二者天人合一,增加了畫面的意境美。

夏忠勇作品

1943年出生的夏忠勇是江西省工藝美術大師,擅長陶瓷黑彩描繪裝飾,尤以仕女人物見長。夏忠勇在藝術瓷廠美研室與老前輩余文襄共事多年,后調景德鎮職工大學任教。夏忠勇以“內行”之身,如此道出余文襄先生雪景粉彩在“料性”上的門道:

他能很靈活地把握料性,畫面處理得比較柔和,就粉彩而言,很不容易。實際上,雪景主要靠畫的表現力,并不主要靠填,填只是輔助工具。畫完,哪怕不填,效果都基本上出來了。關鍵是填完玻璃白后增加了它的厚度,看起來更有體積感。雪景總的來說是黑、白兩種顏色。黑色打好畫稿之后,要把預備上玻璃白的地方的黑底子剔干凈,不然罩上玻璃白后,燒出來的玻璃白就成了黃色。過去的雪景玻璃白和粉彩花鳥的玻璃白有所不同,雪景的玻璃白要求純,容不得一點臟,所以需要很嚴謹地去作畫?,F在的玻璃白的配方做了改進,不容易發黃、發黑。以前完全是靠剔出來再填。但是剔也有剔的好處,顯得蒼勁,通過硬筆來剔,能剔出軟筆畫不出的蒼勁和力度。余老師用的是竹筷子削出來的竹針筆,剔出來的效果有點像木刻的效果。大家都知道,木刻有刀子的感覺,有刀法的味道,是用筆畫不出來的感覺。他先打一個稿子來構圖,畫一下哪里是山、哪里是樹、哪里是房子、哪里是河流,然后通盤鋪灰,用灰色的天空烘托出雪的潔白,因為瓷胎原本是白的,不能很好地凸顯雪的白。用竹針筆蘸水剔出來,枯枝顯得更蒼勁硬朗。但是孤零零的白色太單薄了,樹的厚度無法表現,所以要再用黑線烘托一道邊,否則白色沒有了體積感。他的黑有講究,不是千篇一律的漆黑一片,你能看到落雪的天是灰蒙蒙的,天色拍太黑了也不合理。但是靠近樹椏子的地方,可以稍微深一些,這樣做是為了更好地襯托枝椏上落的雪的白度……他的山啊、樹啊、石頭啊都有結構感和節奏感,有章法。有些畫家吧,遠山基本上不畫,直接拿玻璃白做出來,這樣畫就沒有結構了。他不贊成這樣的畫法,他認為山無論罩了多少雪,還是有結構的。余老師的枯樹枝、石頭的皴法很蒼勁,而且料性純熟,用筆老辣。

彥灣村祖祠兼村民文化活動中心

我們讀罷一些關于余文襄雪景藝術的自述和他評,宛如上了一堂陶藝鑒賞的科普課,更如在余文襄開辟的藝術長廊里經歷了一次愉悅的徜徉。

來源:文/圖? 汪國山? 部分照片來自網絡

掃一掃,用手機看資訊!

用微信掃描還可以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分享到:
用戶名: 密碼: 匿名 注冊 忘記密碼

注意:遵守《互聯網資訊信息服務管理規定》,廣告性質的評論會被刪除,相關違規ID會被永久封殺。

驗證碼: 看不清楚,點此刷新! 查看評論
三国卡五星麻将下载 2018年香港高手三中三 贵州快三开奖号码形态走势图 白小姐资料。一肖中特 (★^O^★)MG钻石帝国玩法介绍 天线宝宝平特一肖彩图 26选5奖金 河南22选5中奖规则 亿客隆 (^ω^)MG不给糖就捣蛋如何爆大奖 (^ω^)MG比基尼派对首页 (*^▽^*)MG巴西森宝游戏 (★^O^★)MG吉祥8APP下载 江苏快三计划软件 (★^O^★)MG森林之王怎么玩 (★^O^★)MG法老王的秘密援彩金 java水果老虎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