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> 新聞頻道 >> 鄱湖文藝 >> 正文

周如鋼:孤島

我要評論  2020/11/12 16:47:43   瀏覽次數:

現在想來,兒子擁有繪畫的才能并不一定是好事。

一直以來,莊守城對兒子在畫畫方面有著自然盈溢的自豪。用老師的話說就是天賦異稟。莊守城回想過祖宗三代,從未聽說自己的家族有繪畫方面的才華和學識。而兒子莊繼業三四歲時拿起筆的涂涂畫畫,就讓他覺得已經勾勒出未來能成名成家的雛形了。

兒子的畫法算不得什么繪畫藝術,沒有經過專業的訓練,所以,在他看來,不過就是信手涂鴉。幼兒園老師卻說,這可是簡筆畫。他不懂什么簡筆工筆,讓他驚喜的是,這清晰紛亂的簡筆畫在兒子的筆端唰唰幾下,馬上就能呈現出形象的輪廓,動物植物各有氣象。

千島湖回來后,莊繼業的畫明顯有了變化和突破。他的想象力既飛向蒼穹,又明顯與人物貼近,各式或大或小的島嶼在他的畫里形式多樣,細看卻能發現島嶼的變化似乎都是人物的變幻。相依相偎的,相互眺望的,大小擁抱的,牽手的……即便是藍天上滑過的白云或水中的游魚,也有著互相依戀的姿勢。幼兒園老師說,莊繼業的畫里充滿了溫馨與人情。這與其他孩子完全不同。一般孩子的想象力都很豐富,天馬行空,但大多數都沒有落腳點。而莊繼業卻總有他的落腳點。就像風箏,搖擺在天,卻有根看不見的線。末了,又跟莊守城說,還是要適當多帶孩子出去,開闊眼界是啟發孩子藝術細胞的重要手段。莊守城點點頭,如果不是老師一再地提醒,他其實從來沒想過要帶兒子出去。旅游兩個字,于他而言,過于奢侈。

而這次去千島湖,是他在兒子的畫里看到了兒子對山水的向往和期待。幾年下來,孩子的筆端都是小樹林邊上的湖,灌木叢邊上的小河,或者是水流蜿蜒而過的公園。雖然還算形象逼真,但總歸單一了些。老師一語點破,說孩子能夠觀察身邊的事物,并把它畫下來,這已經有記錄事物的能力了。只是,畢竟孩子接觸的面不廣,沒有見過名山大川,也沒見過大漠海島。

從兒子角度出發,再考慮盡量不影響自己太多的工作時間,思來想去,能在一兩天的時間里打個來回的,也就是千島湖了。

那一天的兒子是水中的魚島上的獸,在湖泊轉彎的瞬間,在島嶼牽手放手之間,兒子眼神里的光亮帶動了手腳。有那么一刻,他甚至后悔來晚了。因為他掏遍腦中的記憶,都沒有搜索到孩子在此之前眼神中的那道明晃晃的光。隨后在畫作里,兒子莊繼業把大島與小島都變成了父子。老師說,你看看,一般的孩子畫人就畫人,但繼業不是,他畫的還是島,但每個島又都是人,多棒啊,這是個愛父母愛家的孩子啊。

他的臉微微有些發紅,好在臉黑不太容易被察覺,他有些緊張地說,嗯嗯,老師過獎。

兒子的表達,老師能看出來。他當然更明白。孩子對他這個當父親的描摹可以說是越來越真切,雖然五官不足以確切,但走路、吃飯,以及更多的動作與姿勢都極具神韻。所謂的神似,用在莊繼業的畫作里無可挑剔。

他是兒子最真實最自然的模特。這個模特的舉手投足都出現在莊繼業的畫里。而現在,這個模特已經走出了兒子莊繼業的畫。

八歲的莊繼業用一支畫筆給了莊守城一個驚喜,還無意間幫莊守城在這個小城市里樹立了形象和英氣。

以前也留意到了,只是不承想兒子的心思如此細膩。自己差點都忘了第一次。離租房百米遠的小河邊,一個姑娘用一生的氣力從河沿躍下。他的瞳孔里濺起了一片水花,這一大片水花把他也輕易地拽下了河。

每天一大早,他都會環村來河邊走一走。這是一片離市區略遠的城郊村,一邊連著城市,一邊連著一大片水域濕地。據說政府準備重新命名,有沿襲以往叫南水村的方案,也有說法是準備改成南水島,又說現在流行濕地,應該叫南水濕地。反正換著名地設計,又換著法子說要重新規劃,卻幾十年沒有動靜。雖是半島型的濕地,但這里的空氣與城市一樣并不新鮮,河流渾濁,草木也沒有生氣,留存的只是活著的氣息。與他一樣。他熟悉這里的一草一木,甚至熟悉每一株草旁不一樣的坑。他的腳印穿插在草木邊的鵝卵石上,印象很深,他的鞋子曾踢起過一片鵝卵石。在一個月黑風靜的深夜,他從工友那里借了錢回來,懷里揣著三千塊錢和兩斤同山燒酒,錢是紅的,在口袋里抖動著,酒也是紅的,在胃里翻滾著。最后,他一個趔趄,倒在地上,再爬起來的時候,他發現腳下一顆鵝卵石被踢出去老遠。第二天早上,天蒙蒙亮,他回到原地,發現那個被踢飛的鵝卵石留下的坑很突兀,深深地,像一只深不可測的鬼眼望著他。

從那天開始,他養成了尋找鵝卵石的習慣,每天早晚兩次,他希望能尋找一塊大小方圓恰到好處的鵝卵石來填補這個空缺?,F在,他僅僅是還有這個習慣。那個坑至今沒有被填平,也沒有被新的鵝卵石填補。

在這個習慣里,他跳下河救起了那個姑娘。

這個姑娘出現在畫里的時候,沒人知道。就像他看見姑娘嗆了兩聲,吐了水出來,又對這個世界呼了口氣一樣,他轉身就鉆出了一眾人圍著的圈子。所以,他看到兒子的畫時是驚喜的。那時候孩子才五歲。用現在的眼光看,那時兒子的畫還很不成形,還很稚嫩。但嫩得真切,嫩得真實。他悄悄地對兒子說,嗯,嗯!目光里除了驚喜,他還聽見自己的心動了一下。他想鼓勵孩子來著,卻愣是沒有說出一句話。當然,兒子也沒有說話,他只是專注地看著自己的畫筆在紙上游移。

從此以后,島上,橋上,江邊,或是接了兒子放學的路上,或是偶爾帶著孩子買菜的當口。畫作上,有從橋上躍起,有從江岸縱身,還有助跑一段再躍入河面的。先是鄰居的表揚從四面八方追過來,再是幼兒園的老師,一次又一次地滿懷著巨大的驚喜似的表揚他,你這兒子怎么會這么棒啊,你一定要好好培養啊???,他畫得多漂亮!

那時,他們不知道畫上的人是他,他們只是知道了一個小孩子居然能夠畫出一幅又一幅跳水救人的畫。一開始他還扭捏著,總感覺怪怪的。他從來沒有想過,自己隨便一個動作會入了兒子的眼,當然,更沒想到的是,兒子的畫一下子讓他鶴立雞群,成了萬人矚目的對象。而如今,矚目的對象漸漸從兒子身上轉移到了他的身上。

一開始,他是緊張的,面紅耳赤,拒不承認。普通人做普通的事罷了。于他而言,最欣慰的還是在孩子身上。如果非要說點自豪,那就是莊繼業的畫中的自己。你看,那么多姿勢,跳,躍,撲,轉,旋,托,舉……他從來不曾想過,兒子眼中的自己會有如此多的變化,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水中會有這么多的姿勢。事實上,他不止一次想象過自己在孩子心中的形象,一個打工仔,一個挑夫,一個扛包者;一個頂日頭的人,一個來自非洲般的黑皮漢,一個回家就喝酒喊累一睡下就打呼嚕的人?;蛟S還不止,但兒子從沒跟他交流過。你問他,他點頭或搖頭,惹急了,張嘴罵他,他的眼淚就如天上開啟的雨幕,聲音不響,但雨量充沛。

但現在,一切都值了。身體的表達勝過百倍的言語。每一個跳躍入江的姿勢,到最后化為托舉的動作,都是兒子莊繼業對他敬意的內心表達。

這不經意的發現,讓莊守城覺得上天終于開了眼,在給這個家庭一系列打擊之后,總算不忘在這扇寒門里注入了一針強心劑。

事實上,被媒體冠之為擁有最美姿勢的他,并不得意。從偏遠山村來到這座城市打拼,好不容易有了一個家,父親中了風,前后折騰了三年多,走了。彼時,家里已陷入絕望的境地。都說這年頭一場病足以掏空一個家庭。何況是來自農村的他們。兒子出生時,父親有所好轉,看著似乎否極泰來了,卻發現孩子有腿骨彎曲畸形的癥狀。雖然不是特別明顯,但卻硬是扒拉著錢跑杭州上海的醫院,跑著跑著,兒子的腿還沒跑正,妻子卻跑沒了。

這個時候說是家,也就是口頭上的家。房價高得已經讓他對家這個字無法產生多少好感。家的概念于他而言,就是老婆孩子熱炕頭,就是回屋有人等,出門有人惦記?,F在的家就是他與兒子相依為命??匆妰鹤泳湍芸匆姕嘏?,看見兒子的畫作就能看到希望。

只是,充滿希望的兒子深得他的親傳,比他還寡言少語。平時基本不說話,你跟他說話,他多半以點頭或搖頭來表示。在家里他習慣了,剛上學那陣,老師經常趁放學時間與他溝通,甚至還特意在學校開放日時邀請他了解整個學校與孩子們的情況,也跟他溝通孩子存在的問題。老師說孩子很聰明,但他總有心事似的,跟他說話也不太吱聲。他只能尷尬地笑笑,說隨我隨我。言語外卻分明有根刺深深扎進了心里,小小的兒子正以異于常人的腿承受著他人無法承受的東西。他不說,就像他沉默一樣。

……

周如鋼,男,1979年生,浙江諸暨人。中國作家協會會員。做過木雕織過布,擺過地攤教過書,當過媒體記者編輯與主編。迄今已在《人民文學》《十月》等文學期刊發表小說100多萬字,部分作品被《小說月報》《長江文藝·好小說》等選刊轉載及入選年度選本,著有中短篇小說集《陡峭》等,獲大觀文學獎、《莽原》年度文學獎、全國梁斌小說獎、浙江省新荷計劃·潛力作家獎等。

掃一掃,用手機看資訊!

用微信掃描還可以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分享到:
用戶名: 密碼: 匿名 注冊 忘記密碼

注意:遵守《互聯網資訊信息服務管理規定》,廣告性質的評論會被刪除,相關違規ID會被永久封殺。

驗證碼: 看不清楚,點此刷新! 查看評論
三国卡五星麻将下载 秒速时时彩是哪个国家一点击进入 加拿大快乐8开加拿大28 买股票风险 棋牌平台排行榜 全民麻将官方版 通比牛牛规则 今晚广东36选7开奖号码 澳洲幸运8玩法说明书 nba比分迅盈 湖南快乐十分现场开奖 虚拟货币交易所违法嘛 ag视讯 澳洲幸运10群 vr赛车开奖历史 陕西快乐十分走势图今天 捕鱼大师手机版下载